领卡吧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关于《魔兽世界》你所不知道的12个有趣事实

关于《魔兽世界》你所不知道的12个有趣事实

魔兽世界礼包 来源:领卡吧 发布时间:2014-07-26 14:12:43 评论:0

  《魔兽世界》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一款“老游戏”了。2004年《魔兽世界》刚刚发售时就开始游戏的孩子们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他们中的一部分人依然在艾泽拉斯、外域或是潘达利亚的大陆上享受着属于自己的时光。这样一款有着相当丰富的历史的游戏同样埋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下面的这些事实可能会让你大吃一惊哦!

  真实的世界

  为了支持这个浩瀚的游戏世界,《魔兽世界》的服务器联接到了美国电信运营商 AT&T 遍布全球的多个数据中心。所以从本质上说,这些数据中心所在的地方,就是艾泽拉斯在真实世界中的位置。地点包括圣地亚哥、达拉斯、法兰克福、巴黎、斯德哥尔摩等等。

  服务器

  服务器端的性能影响着玩家的游戏体验,正如AT&T公司的一名官员所言,“几百毫秒就决定了一切。”为了保证游戏的流畅,暴雪和AT&T展开了合作,为不断拥挤的游戏网络争取到了双倍的带宽。那么《魔兽世界》拥有怎样的巨型服务器呢?根据DataCenterKnowledge的数据,全球支持整个游戏运行的硬件包括13250个服务器刀片、75000个核心、112.5TB内存和1.2PB硬盘。而这仅仅是2009年的 数据,随着游戏的不断更新,我们猜测现在它一定膨胀好多倍了。

  用户群

  当《魔兽世界》的第四个资料片——熊猫人之谜上线之时,游戏的用户群已经超过了1000万,这是暴雪娱乐史无前例的壮举,打破了他们自己之前创造的910万用户的记录。付费用户的数量一度到达1200万,游戏目前的势头依然强劲。

  名人名流

  《魔兽世界》对于人们的吸引力如此巨大,它的用户包括一些大家平时耳熟能详的名人,没想到吧?电影明星范·迪塞尔,菲丽西亚·戴,棒球运动员 Curt Shilling,篮球明星姚明等都是《魔兽世界》的忠实粉丝。

  政界要员

  Colleen Lachowicz 是一名缅因州民主党候选参议员,2012年间,她的政界对手发布了一篇不同寻常的新闻稿,攻击她在《魔兽世界》里拥有一个85级盗贼角色,称她过着奇特的双重生活,还为此展开了一个名为“缅因州需要一名生活在现实中的参议员,而不是生活在幻想世界里的 Colleen”的活动。我猜这位候选参议员在那段时间里一定得到了不少来自游戏玩家的支持。

  属于自己的节日

  就像所有人一样,魔兽世界的居民们也拥有属于自己的节日,他们会装扮并庆祝历史上那些重要时刻。魔兽世界的节日和我们不同,这些活动通常持续数天。打个比方,复活节到来时,各种颜色的彩蛋将会被藏匿在城市的角落里,打开它们将能获得缤纷多彩的奖励。而仲夏火焰节,整个艾泽拉斯都会被熊熊燃烧的篝火点亮。万圣节期间,无头骑士将会出现,击杀它则有机会拾取南瓜脑袋,同时你还能从旅店找到美味的糖果。收获节期间玩家们互相分享食物,狩猎火鸡。当冬幕节降临时,整个大地都会洋溢着节日的气氛,礼物出现在城市中央的大型松木下,别忘了还有恼人的格林奇等待着大家。

  猝死的悲剧

  我们时不时会听到某个玩家玩某款游戏时间太久然后猝死的新闻,而《魔兽世界》也难逃一劫。在亚洲某国曾经报道过这样的新闻,玩家被人发现时已经 在电脑桌前死亡多时。导致死亡的原因可能是深静脉血栓,如果你保持长时间的坐姿确实会有这样的风险。这种疾病一般由长时间的长途飞行导致,但同样也会发生 在玩家身上。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每隔一段时间最好站起身来走动一小会,如果能做些运动会更好。《魔兽世界》从不鼓励玩家超负荷游戏,还记得载入界面中的 小贴士吗?其中一句相信很家都印象颇深:“把你们的朋友和家人带到艾泽拉斯来,也不要忘记和他们一起到户外去玩。”

  山寨

  《魔兽世界》曾经出现过多个山寨版,大部分来自中国。其中包括WOF(World of Fight),魔法之门,巫师之怒等等。他们拥有非常相似的用户界面和游戏元素,玩家们立刻就能想到《魔兽世界》,当然我们也没法责怪他们,因为《魔兽世 界》本身就是一款好游戏,学习它的优势也没什么不对。但我想说的是,原汁原味才最重要。

  艾泽拉斯之主的钱袋

  作为全球最热门网游魔兽世界的拥有者,暴雪从中赚到了大把的金币。2010年,魔兽世界给暴雪带来了12.3亿美元的收入,2009年则是12.4亿美元。就算在增长缓慢的2008年,魔兽世界也创下了高达11.5亿美元收入的业界传奇。当然,游戏的维护也需要耗费大量金钱——每年2.4亿美元——但这对于荷包满满的暴雪来说根本就不成问题。

  蔓延在主城的瘟疫

  艾泽拉斯的世界就像是地球,灾难也会突然降临在人们的头顶。这也是为什么魔兽世界中“堕落之血”瘟疫爆发的事件受到了研究者们的关注。

  2005年,古拉巨魔的血神,夺魂者哈卡将瘟疫散布在了艾泽拉斯。在于哈卡战斗的过程中,它会随机在游戏者的角色上施加一个名为堕落之血的DEBUFF,这个法术会不断抽取玩家的生命,同时还具有非常强的传染性,因此玩家得分散展开以避免传染。但是就像是致命的病毒从实验室泄露那样,当受到感染的玩家传送回到人口密集的城市后,疾病就迅速蔓延开来。暴雪娱乐几次试图修复这一问题,包括在一些地区实施隔离,但根本无法阻止这场灾难,玩家的角色近乎灭绝,幸存下来的人们开始东躲西藏,如同开启了诡异的生存模式。

  之后,当现实社会的SARS开始爆发时,人们的行为也映射了当时游戏遭遇的状况,导致科研人员开始关注并研究堕落之血产生的社会效应。

  2007年3月,以色列内流行病学家兰·D·巴利瑟在《流行病学》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描述了堕落之血瘟疫与近来SARS和禽流感的相似之处。巴利瑟表示,角色扮演游戏可以提供高级的研究平台,用来建立传染病传播的模型。2007年8月,塔夫斯大学公共健康与家庭医学助理研究教授尼娜·费佛曼呼吁针对这次虚拟瘟疫事件与现实瘟疫的相似性进行研究。一些科学家准备以虚拟环境作为参照,研究人会如何应对环境中的疾病。此外,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向游戏开发团队请求得到这次瘟疫暴发的数据,以研究应对现实世界中的疫情。

  中国的和谐社会

  似乎中国政府不能忍受艾泽拉斯世界中暴露的骷髅和动物的骨骼。当魔兽世界在华夏大地上流行起来时,所有相关的“不和谐”元素都被移除,或是在外面包裹上了肉。中国玩家自发组织了“拯救骨头”的行动,但是结果并不理想。所有的鲜血都被重新着色,但是难道他们不觉得黑色或是绿色的液体更加诡异么?除此之外,某些恐怖的怪物或技能图标被改成了木头盒子。

  有趣的数据

  根据 MMORPG Realm网站收集的数据,暴雪在《魔兽世界》这款游戏上投入了150名开发者,他们在4年的时间里写出了超过550万行代码。这些代码创造了30000 件物品、1400个地点、7600个任务、和5300个非玩家控制的角色——让我们为这些辛勤劳动的开发者们鼓掌!

  玩家方面,只有22%的玩家居住在美国本土,而亚洲的玩家则占到了48%之多。大约80%的玩家是男性,这也意味着《魔兽世界》拥有超过200 万的女性玩家,这可不是个小数字。而目前游戏中最受欢迎的种族依然是传统的人类。不过在游戏发布之初,其他种族玩家的数量远远不及亡灵,这是一段有趣的历史。


此文章仅为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认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分享到: